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養貓后走上了人生巔峰 > 第107章第 107 章

第107章第 107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聞爭久久不言。

    好一會兒, 他才將屏幕截圖保存, 退出了微博。

    時近傍晚,他坐在北思寧常坐的陽臺拐角, 算了一會兒密碼,接到了愛貓直播的電話。

    那邊看他今天又直播了,十分委婉的提醒他, 按照合同他已經幾個月沒播夠時長了。但這不是要催他, 而是想問他有沒有時間來簽新合同。

    經紀人態度誠惶誠恐:“其實不想合作了也行, 萬事都好商量, 我們平臺不會仗著合同強迫主播做事, 你這個身份……”

    聞爭想起來,的確很久沒顧上平臺的事了, 反正家里沒人, 不如把這件事處理一下。

    他在之前的活動拿了第一, 獎金已經打到賬上,但說好的白金約還沒有去簽。

    白金約不限制時長, 各方面待遇更好,經紀人看上去很想他簽下,又怕勸多了聞爭嫌他煩, 只頻頻看他。

    “你以后還播游戲嗎?”見聞爭二話不說簽了字, 經紀人才松了口氣, 笑瞇瞇地問。

    “播, ”聞爭確實很喜歡生存空間:“最近比較忙, 緩過來以后還會玩的。給。”

    經紀人眉開眼笑, 要請聞爭吃飯,又想起來問:“您的伴侶……”

    “他今天不在家。”聞爭答。

    對付完一頓晚飯,又給經紀人簽了幾十張名,回到家中只有智能管家系統迎接他。

    北思寧離開一天了。

    翌日,聞爭失望地檢查過家里,連廚房都不想進,直接拎著包出門。

    今天早上只有一節課,他還幫導師做了點事,又去了北搖公司看看范鈴柔還活著沒,順便給堆成山的文件簽字。

    貓精庭院里貓毛滿天飛,自凈系統都處理不過來,小黃毛和葉語冰提著吸塵器滿屋子轉。

    在這兒聞爭反而放松,中午在北思寧的總裁辦小睡了一會兒。

    將醒未醒時,電話響了,莫生氣之歌讓他一下睜開了眼,解鎖手機喂了一聲。

    “聞!”佩奇急切道:“我有新消息了!”

    聞爭陡然睜開眼睛:“說。”

    “徐稷,男,四十五歲,現居聯盟國NQ城,護照號GI71298761。”他頓了頓說道:“瑞克說得沒錯,他果然就職于一家新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是一座新研究所的殼,但地下防衛森嚴,我們進不去。”

    聞爭皺眉聽著,一手按著太陽穴。

    佩奇:“但我們找到了他在聯盟國資料庫里的聯系方式,這個手機號碼經過我們的查證,確實在那家公司附近使用過,信號相當頻繁。不出意外,就是他本人在用。”

    隨后佩奇將號碼發給了聞爭,承諾還會盯著,有進展會匯報,才掛掉了電話。

    師父搬離容城,連招呼都沒跟他打一聲,準確的說,自除夕那天他離開了北海基地,再也沒有和他聯系過。

    聞爭認為,某種意義上,這是一種放棄的態度。

    他成年以后對師父的依賴少了很多,回容城也不和他住在一起。去研究所時看他一眼,就是盡下了養子的義務。這么多年來,隨著師父在他感情問題上的觀點越來越偏激,聞爭總是用逃避的方式遠離。

    這導致看,他已經不了解師父了。

    這種不了解加劇了兩人的隔閡,但聞爭骨子里還留著一丁點對親情的期望。

    他得承認,失去父母那段時間,徐稷的確盡到了一個養父的責任,耐心,遷就,溫柔的笑。他會做好吃的飯,逢年過節一同慶祝。

    但聞爭總是無法真正適應這種生活,像和自己的親生父母一樣放肆和闖禍。他小心翼翼地維持著這個奇怪的家庭組織結構。

    是徒勞的嗎?他不知道。

    手在撥號的頁面停留了片刻,聞爭起身去了隔間,將門鎖上。

    這里的小貓們的臥室,有幾只身體不太好的貓咪懶洋洋地趴在窩里,看了聞爭幾眼又低下頭繼續睡覺。

    電話接通的那一刻,聞爭感覺到了久違的緊張。

    話語在喉間干澀的出不來,直到徐稷疑惑地喂了第三聲,他才打了招呼:“師父。”

    電話那頭沉默了,足有十秒,徐稷才笑著說:“小爭,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聞爭心下一沉,下意識扯了扯嘴角:“問問你在聯盟國過得好不好,我能去看看你嗎?”

    “不用了,我這邊什么都好。”徐稷語氣依舊溫柔。

    虛偽的對話噎得聞爭泛起嘔吐感,捂著嘴把這陣憋過去,重新拿起手機,說道:“徐稷,為什么突然消失?你在新的研究所做什么?”

    “…………”徐稷忽然笑了笑:“小爭,真的長大了。”

    兩人遠隔萬里,徐稷短時間也不會回去,話說得直白。

    “你怎么查到的?”

    “我有我的渠道。”聞爭答。

    “不錯,看來還沒有被那個妖怪完全迷惑。”徐稷話中帶著幾分滿意:“你在意我的離開,并努力追求下落,這份求知欲沒有泯滅,你就還活著,且活得有意義。小爭,你應該快點離開那個奇怪的男人,那是不正常的東西。”

    聞爭閉了閉眼:“怎么說?”

    徐稷:“他能變形成動物,小爭,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教過你多少好的品質,你學起來卻總要打折扣,尤其是找對象和結婚,都這么大了,還在叛逆,實在說不過去。”

    “科技即便發展到現在,人工授精依然需要精子和卵子的結合。這說明遵循自然法則,就應該男女相愛,組成家庭,繁衍后代。此外都是歪門邪道,走不長久。你父母也是正常的戀愛結婚,你應該懂其中的美好,況且你們優秀的基因也應該自然的傳遞下去,而不是靠實驗室。”

    “小爭,師父都是為你好,你有時間,多想想師父的話……”

    “徐稷。”聞爭打斷他,冷聲問:“我問你個問題,你如實回答。”

    徐稷停了停,又恢復了那一派儒雅。

    他道:“你說。”

    “十三年前,我十歲那年,梧桐園著火了。你知道原因嗎?”

    電話那頭久久不答,聞爭感覺自己手心全是汗。

    “我當然記得,是電路老化。”徐稷慢慢答道:“那晚我值班,接到電話才趕過來,你很傷心書房被燒毀了。你哭得很讓人心疼,我記得。”

    聞爭又問:“你真的是去值班了嗎?”

    這一次對面停的聲音更久,久到一只小貓都一瘸一拐地走到聞爭腳邊,毛茸茸的身體蹭過來蹭過去,蹭出一陣冰涼。

    “是啊。”徐稷說:“你想問什么?”

    聞爭深呼吸,巨大的憤怒向海嘯一樣向他襲來,片刻的眩暈感,使得他向后靠在窗臺。

    “……我想問,你究竟想做什么?”聞爭聲音發啞:“為什么要燒掉我家的書房?”

    徐稷笑了。

    聞爭知道徐稷的正常反應和說話習慣,當他第一次停頓的時候,就已經暴露了。

    徐稷對時間不敏感,會習慣性反問,以加強自己的記憶。聞爭記得以前每次問他關于明天吃什么,幾號老師要交材料費這類的問題,他一貫是以“明天?”“十五號?”這樣的句子開頭的,且反應十分快。

    而涉及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他從來沒有一次逃脫過這個習慣。

    如果是正常的徐稷,第一句回答應該是——“十三年前?”

    然而他直接跳過了這個步驟,說當然記得。

    當然記得。

    聞爭狠狠一拳砸在墻上,喉頭滑動,心想,那晚你根本沒來。

    火災發生時沒到凌晨零點,徐稷卻是第二天天微亮時來的。

    那些溫情的回憶頃刻間成為張牙舞爪的黑色藤蔓,勒得聞爭喘不過氣來,他只想問,為什么!?

    “傻孩子。”徐稷不緊不慢地說:“因為我希望你快點跟我回家。”

    “我真的把你當兒子養,如果你一直住在父母的家里,始終戒不掉對他們的依賴感。你太軟弱了,一個戰士不能軟弱,而我才是你的親人,你應該全神貫注聽我的,跟著我制定的課程計劃走。”

    “事實證明我是正確的,我將你教得很好,你現在的生活也很好。無病無災,受人尊敬,個人能力也是你們那批小戰士里拔尖的……這都是因為我的教育。”

    聞爭忍不住了。

    他扔掉手機,匆匆沖進洗手間,對著馬桶吐了出來。反酸的感覺灼燒食道,全身痙攣著,腿卻軟得站不住,吐了兩輪,反應過來時已經跌坐在地上。

    太惡心了。

    這種惡心感連綿不絕,完全無法消退,沒坐十秒胃又是一陣翻江倒海。

    吐沒什么東西可吐,聞爭眼前發黑,生理性的眼淚流了滿臉。他一手撐在地上,在間隙大口喘氣,下一陣反胃來臨時,手背忽然感到一陣溫熱。

    緊接著,背部也被一只大手按住了。

    “怎么回事!?”北思寧驚呆了:“你在……哎!”

    聞爭很不想用這種狼狽的形象迎接北思寧,但他控制不了。手狠狠攥緊北思寧的手臂,他聽到貓精聲音發抖,驚慌道:“怎么哭了?……吃錯東西了?”

    聞爭用力搖頭,推了推他。

    貓精完全沒有領會他的意思,忽然伸手掐住他的下頜,強迫他把嘴張開。聞爭全身無力,沒反應過來,就被喂下了什么體積挺大的東西,順著喉嚨有些痛地滑進胃里。

    然后,北思寧用掌心貼緊了他的肚子。

    一陣奇異的溫熱感從胃開始蔓延,順著四肢,緩緩來到指尖。痙攣的反胃感幾乎是立刻就被安撫了,聞爭急促喘氣,被貓精摟在懷里,耳邊是對方柔順的頭發,和他的貓毛一樣漆黑。

    “沒事了,別怕。”北思寧道:“是中毒了嗎?我的伴生石可以解毒的,吃了就沒事了,好了……”

    背被一下一下的順著,聞爭用力抱緊他。

    半晌他幽幽問:“你給我吃石頭?洗過了嗎?”

    北思寧:“……嗯?”..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pk10走势图分析 三分彩技巧 股票开户流程细心金多多策略预约 浙江体彩6+1机选 排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幸运28预测大白 最新22选5开奖 广东快乐10分彩经网 海南环岛赛彩票走势图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理财计算器 四川快乐十二手机版走势图 福彩3d太湖字谜 广西风采快乐双彩走势 首创股份股票 安徽十一选五任选二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