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反派他太過可愛[快穿] > 第85章回收宮斗寵妃系統2

第85章回收宮斗寵妃系統2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景帝謝厭也是聰明人,從他的名字就知道了, 這一位的登基之路也是頗為坎坷, 自然比誰都能明白, 缺乏精心教養的王族皇孫,會有什么樣的表現。

    殷明麓越是如同出身鄉野的垂髫小兒般不知禮數,他越是能聯系曾經的自身, 心下倒是更泛起一絲微妙的情緒。

    因此年輕的帝王表情雖是恬淡,但對前來的一行人口氣卻溫和了許多, “明麓,你初來皇城, 一路安車勞頓也是累了,你隨朕去看看想住哪間院落,朕立即著人動手收拾,讓你等歇下。”

    居然還可以挑院落,本來還以為會被隨便打發的云府眾人受寵若驚,連忙低頭謝恩,心道世人皆稱景帝寬厚仁慈, 果真名不虛傳, 對前來打秋風的異姓王后人都如此優容。

    殷明麓小臉也有些驚訝, 但馬上順桿兒道謝,小身子微拱, 做了一個小揖:“謝皇兄。”

    這一句皇兄就換來一個院子, 他們可真占了便宜, 難怪原主記憶里, 皇帝堂哥的形象如此光輝偉岸。殷明麓深感美滋滋,面上不由帶上了幾分眉開眼笑。

    這情緒明顯得讓謝厭都難以忽略,眸光微深,嘴角閃過了一絲漫不經心的笑。他心想,這孩子看上去倒是個十分容易滿足的,也不知是年齡太小不諳世事,還是之前的生長環境沒有培養出他的那份野心。

    皇家人就喜歡度量來度量去,殊不知云府諸人一個個從主子到奴仆,還真的沒心眼,邊陲小城來的人,也許是真的沒見過世面,但那淳樸耿直和樂天知命的心性卻是可貴。此時此刻一個個都在想,新君真好啊,比先帝還好。

    殷奶娘也是大喜過望,本來她都做好了,回云城的打算,現在院子大了,她倒是可以住下,近身伺候小主子了。

    年輕的帝王隨便掃了她一眼,很快就從對方束胸的衣著判斷出對方的身份,然后對殷明麓笑道:“原來明麓至今還有喝奶的習慣。”不然怎么會隨身還不忘帶一奶娘呢。

    倒還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

    古人覺得母乳有營養,普遍斷奶晚,富貴人家或者皇室子弟,到了十歲還喝母乳的大有人在,但這其中絕對不包括殷明麓,被人這樣誤解,他眨巴著眼睛,臉皺成小苦瓜。

    畢竟他該怎么跟這個長于深宮的帝王解釋說,對方真的低估了窮人家是怎么把奴仆的作用發揮到最大的。有些人胸脯豐滿,表面職業是奶娘,其實還兼職繡娘、燒火、做飯等等,是全能型的務實人才。

    可他也不能說帝王不對。小腦袋過了一遍,沒找到好的說辭,殷明麓只好作罷。

    年輕的帝王親自帶領著殷明麓,沒有乘坐御輦,而是如同逛后花園似的,逛起了各處宮殿。他徑直走在前頭,口氣疏淡地介紹起那些院子,速度不緊不慢,所到之處,宮女太監們皆跪地叩首,充分彰顯了權勢的力量。

    而殷明麓一行人跟劉姥姥般,對著樓臺殿宇、高閣廊腰左顧右盼,小嘴時不時彎成“O”型。怎么形容他們此刻的姿態呢?差不多就跟后世人在導游的帶領下游覽故宮時候的表現是一模一樣的。

    只除了現在這名導游身份十分尊貴,乃是權傾天下的九五之尊之外。

    不過才走了幾段路,殷明麓已經氣喘吁吁,想扶著膝蓋和自己的小短腿坐下了。

    “明麓是不是累了?”景帝停下腳步,明知故問。

    本以為聽到帝王如此發問,那小腦袋會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曾想那小孩兒卻直接發出奶聲奶氣的一聲:“嗯。”

    竟回答得絲毫不客氣,讓帝王身后的太監總管王公公差點腳下一滑,栽一跟頭。他扶了扶自己的帽檐,心想這云王世子果真是年紀小,天生缺了那根筋,不然正常人會這樣跟帝王回話嗎?

    景帝倒是神色不變,道:“是朕思慮不周了,這宮殿大,你人又小,下次該同朕一起乘坐攆車來的。”

    這帝王的攆車是人可以隨便坐的嗎?哪怕是未來的寵妃和最得帝王看重的朝臣也未必有資格。

    如果換了個人來,此時此刻肯定惶恐至極地跪地推辭,或說此舉不合規矩,但殷明麓是什么人?身子骨嬌生慣養,他可不想自己累死累活的,當即將裝傻充愣繼續發揮到底,忙不迭地就將小腦袋點得歡快,繼續熟練地作揖,嗓音嫩生生地道:“謝皇兄。”

    反正這車子他上去了,就別想他下去。

    不知道是否因為疲憊,小孩兒的聲音青澀中充斥著微微沙啞,仔細一看,那白凈的額頭布了一層細細的汗珠,更襯那眉毛有無邊的秀氣,是景帝向來最喜歡的青黛顏色。本來殷紅的小嘴兒也泛了幾分白,此刻,小手扶膝,呼吸微喘的模樣竟可憐又可愛。

    看上去是真的累了。

    本來只是隨口說說的謝厭,此時倒沒了把話語收回的想法,反正天子張嘴,便是金口玉言,反悔也不太像話,便從此這樣定了下去。饒是后宮諸人多有驚訝,也沒有改變。

    “明麓,一路走來,你看中了哪間院子?可以同朕說說。”

    王公公也把這話聽了進去,他把拂塵換了個姿勢,心想如果自己是云王世子,該如何回答,是回答“陛下的宮殿無處不美,看得臣子應接不暇,不知該如何選擇,一切全憑陛下做主。”

    或者回答,“所到之處,宮廷殿宇皆合臣子心意,無論何屋,臣等皆隨遇而安。”

    誰料云王世子就是不一樣,還低著小腦袋瓜子,當真挑選了起來,面上還帶了幾分大人似的沉思。

    半晌后才選了一個距離帝王寢宮最遠、但離后宮較近的院子,一路走來那處院子并不打眼。

    沒料到是這個選擇,帝王挑眉。

    殷明麓自然有自己的考量,經過那個門,就是后宮。

    現在里面冷冷清清,除了灑掃的宮女之外,幾乎沒有女眷,因此殷明麓選了那處院子,也不算犯了忌諱。原新君繼位,本該廣納秀女,不至于淪到現在小花都沒有兩三朵,可事情就是趕巧,太上皇先逝世,因為先帝的豐功偉業,國喪風風光光大辦了三年。終于等臣子們熬過這三年,結果太后和先帝那些高等級妃嬪緊跟著前后腳,攜手去世了。

    喪禮一年又一年,后宮諸人吃齋茹素都快麻木了。好不容易,今年才得以解放,帝王登基以來的初次大選就定在來年開春。

    等明年大選到來,他選的院落離后宮越近,就越能接近任務目標女主秦曼曼。

    王公公對于殷明麓的選擇是恨鐵不成鋼,要知道,宅邸院落離帝王越近,能輻射到的福澤就越大,能得到的寵幸自然也越大。再怎么說,拍馬屁也近點啊!這云王世子真是不通人情世故,面對帝王的恩賜,還白白浪費了一個好機會。

    而景帝謝厭看著面前的人,身體瘦瘦小小,瞳眸烏黑,正仰著小臉兒眼巴巴地望著他,仿佛他是什么善會撫恤臣子的好皇帝,絕對會滿足他那小小的要求似的,那全然的信任,讓謝厭說不出自己心里什么感受,只是下意識起了逗弄的心思,不想滿足眼前人的要求。

    于是他略一沉吟,拐了個彎兒,以“你身體孱弱、而后宮之地陰氣太重,此處選址不妥”為由,駁回了殷明麓的請求。

    另給安置了一個院落,好巧不巧,就在帝王辦公歇息的地方隔壁。無視小家伙如晴天霹靂般的表情,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殷明麓想吐槽,既然景帝這樣自顧自的決定了,那一開始干什么還拉著他來看房啊,看到最后還不能選。

    那院子的環境自然是頂好的,滿院的四季鮮花,中間還有一汪清澈見底的池塘和假山幾許,除了就在皇帝隔壁之外,沒什么不好。

    小滿甚至還驚呼,在他耳邊嘰嘰咕咕道:“世子、世子,你平時最愛吃鮮花餅了,這里好多花瓣,我們可以自己動手做了。”要知道,他們這些云城出身的人,本來還怕來到京城吃不慣這里的甜食,現在院子里居然就有原材料,那他們大可以動手做了。

    但殷明麓臉蛋上還是悶悶不樂,扛著包袱唉聲嘆氣,覺得自己替原主重來一次,竟然還是沒有擺脫原主的命運,依然被“監督”了。

    而此時在宮外的秦曼曼,也一身男裝英姿颯爽地出入各種才子云集的詩會上,無論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清麗,還是“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的豁朗,都讓她收獲了一筐子的才名。

    哪怕沒有完整的詩篇,隨隨便便的幾聯金句,照樣令人驚艷。

    看著被才子們眾星捧月的秦曼曼,不乏有些官家小姐吃味,發出質疑聲,類似于一個人的靈感才氣怎么會如此充沛外露,一天一首詩,跟大街產的似的?風格還從婉約的閨怨詞到豪邁的邊塞詩,這風格跨越得也太遠了吧?

    但對此,秦曼曼微笑,表示這是自己性情所致,如果她真的找了槍手,這詩宴上哪一首不是驚才絕艷的詞曲,槍手自己寫的能不知道其中價值?怎么一個兩個都不站出來,而是任由她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子冒領了?

    所以得出結論,這些都是她親手創作的。

    有些人不信,但大多數人還是信了。..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百家乐玩法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天津11选5奖金 股票涨跌停板 腾讯三分彩提现提不出来 福彩3d开奖官网 澳门百家乐代理 上海11选5有什么诀窍吗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官网 十分快三技巧单双 北京pk10在线预测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 幸运28走势图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 青海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