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咖啡也喝了, 蛋糕也吃了,該來的還是躲不掉。

    祝嵐行收回目光:“我們開始做卷子吧。”

    這話一出,靠著椅背的鹿照遠總算活了。

    他拉開書包的拉鏈, 從中挑了幾本練習冊出來, 大多是高一的, 一同堆放再祝嵐行面前。

    祝嵐行不免嘆了一口氣。

    旁邊的向晨脖子伸得老長, 探過來瞅了一眼,立刻抖了起來:“祝嵐行,你還在補高一的內容?這基礎也太薄弱了吧, 我們學校的考試可是很難得——”

    鹿照遠眼皮也不抬:“對于一個班級三十名, 全校倒數三分之一的人而言,考試確實很難。”

    向晨被噎住, 半天委屈道:“亮哥,為什么你每回都向著他!”

    鹿照遠冷笑一聲:“因為先撩者賤。”

    向晨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也又覺得肯定有哪里不對勁, 非常憋屈地開書包,掏作業,還沒拿出筆,就聽舒云飛悠悠說了句:“重點不是先先后后,重點是男人的心偏了……”

    “靠。”向晨一巴掌拍在桌上,悟了,“亮哥你偏心!”

    “……”

    正拿起筆要和祝嵐行講題的鹿照遠緩緩放下筆, 按了按雙手, 一溜喀嚓聲:“向晨……”

    向晨秒慫:“等等這話不是我說的, 這話是——”

    他想指出舒云飛,但舒云飛早雞賊地一縮脖子,溜到廚房拿蛋糕去,遠離戰火紛擾,沉迷糖精快樂。

    只剩下向晨,被鹿照遠提溜出去,結結實實收拾了一頓,等兩人再回來,向晨已經變成了個蚌殼,剛挨著桌子就老老實實坐下去,埋頭苦寫。

    鹿照遠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因為要講題,他的位置緊挨著祝嵐行,坐下的時候兩人的腿碰了一下,本來是個很正常的事情,卻立時讓他產生膝跳反應,整個人都向旁側了下。

    祝嵐行抬起眼:“怎么了?”

    鹿照遠:“產生了……靜電。”

    冬天干燥,確實會產生靜電反應。祝嵐行沒多想,配合著鹿照遠挪了下位置,拉開兩人間的距離。

    鹿照遠又有點后悔了。他看祝嵐行冊子上沒寫幾道題,問:“不會做?”

    祝嵐行搖搖頭:“看得懂。”

    會做卻做得慢,那就只有一個理由了。

    “不想做?”

    “多少有一點吧……”

    “為什么?”鹿照遠有點納悶,祝嵐行現在成績不行,但過去不差,按理來講,學習這種東西,只要掌握了方法,考出了好成績,一般就算不喜歡,也不會討厭——反正是件必須做的事情,做完也就完了。

    祝嵐行沉吟片刻。

    “現在講成績,是為了高考時候考個好大學。”

    “沒錯。”

    “考了好大學,是為了找份好工作。”

    “差不多。”

    “找到了好工作是為了……”

    “活得好點。”

    祝嵐行輕輕聳了下肩膀。

    鹿照遠秒懂。

    他的心沉了沉。

    別人的終點是祝嵐行的起點,讀書的價值被大幅度的削弱,再加上祝嵐行的父母……也沒有了來自父母的期許,祝嵐行似乎真的沒有非做這些的理由。

    “我隨便說的,你別在意。”祝嵐行這時又補了一句。

    上面那段話剛說完,他就感覺不夠妥當。其實這點對于未來的悲觀情緒,自德國開始就有了,祝嵐行本來打算自己處理消化——消化沒成功,還把負面情緒投射給鹿照遠這個真的小孩子了。

    真不像是一個成熟的大人會做的事情。

    “反正——”祝嵐行打算做些彌補,“就這樣吧,總歸要繼續上學。”

    “你不是喜歡學醫嗎?好的醫學院分不低。”鹿照遠想了片刻,想出這點祝嵐行曾經提過的。

    祝嵐行很配合地笑了笑:“你說得對。”

    祝嵐行對這個也無所謂。

    鹿照遠清楚地看出這一點,他沉默片刻,又起了個話頭:“高考考什么學校太遠了,如果你不好好學,現在就有個困擾……”他以種半開玩笑的口吻說,“我們接下去就要分開了。”

    祝嵐行聽出了對方話中的在意。

    他一陣驚奇。

    鹿照遠居然在意這個?明明就算調開座位,他們也在同個班級,相處時間不會更少……

    “你看我干什么?”鹿照遠有點不自在。

    “沒干什么。就是覺得……”

    祝嵐行漸漸品出味來了。

    這種情況下還在意,大概只能說明一點。

    他獲得了面前人的友誼了。

    祝嵐行有點感慨,只覺心里頭的結微微松動。

    日子其實也沒有那么無所事事。

    他平心靜氣地想,彎下唇,轉轉筆:

    “你說得很有道理。為了我們不被分開,也得好好考試。”

    聲音才出口,眼角的余光瞥見了一道綠色的碎片,碎片還閃爍了兩下,最后投入他的手腕部分。

    這是什么?

    祝嵐行奇了,還沒探索,鹿照遠先清咳一聲。

    臉有點熱。

    祝嵐行沒事笑得這么好看干什么。

    鹿照遠冷靜地站起來,拿起桌上杯子:“我再去廚房倒杯咖啡。”

    鹿照遠轉身進了廚房,沒兩分鐘,嘩啦一聲,什么東西掉了。

    這下祝嵐行也顧不得找剛才那塊碎片,趕緊站起來,走向廚房:“發生了什么……”

    話音沒落,就見面粉灑了一地,靠著流理臺的鹿照遠沾了半身,轉過來的時候,鼻梁的尖頭白了一整塊。

    一看那里,祝嵐行就有點想笑。

    他想起了之前學校里踢球,鹿照遠的鼻梁也曾被蹭了一塊泥。

    好像這些臟東西,總喜歡找上鹿照遠的鼻子,可能是對方的鼻子比較挺的緣故?

    鹿照遠:“不好意思,沒注意碰掉了東西,我來收拾,你繼續去做作業。”

    祝嵐行阻止對方:“行了,有的是人打掃。你站好,我給你拍拍。”

    他抬起手來,先拍了拍鹿照遠的衣服,又擦掉對方臉上的面粉,手還沒放下,鹿照遠已經微微低了頭:“腦袋上有嗎?”

    有,還有挺多的。

    祝嵐行的手自然而然挪到了鹿照遠的頭上,將堆積在頭發上的面粉也給拍掉。

    他沒有看見,低垂腦袋的鹿照遠,好像很愜意似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瞇了瞇……

    “好登對啊。”

    廚房的外頭,舒云飛緩緩收回手機,小聲感慨一句,欣賞定格在自己鏡頭下的畫面。

    向晨翻了個老大的白眼,他還記恨剛才的事情,哼哼堵舒云飛:“你語文體育老師教的?兩男的站在一起能用登對來形容?”

    舒云飛憐憫掃了向晨一眼:“呵呵。”

    來自外頭的細微聲音沒有影響廚房里的兩個人。

    祝嵐行仔細替鹿照遠拍了一會:“好了。”

    鹿照遠抬起頭時,祝嵐行的手還沒有完全收回,對方細骨支零的手腕上,戴著條銀色的鏈子。

    鏈子戴得挺里面,鹿照遠還沒看清楚,祝嵐行的手就放下了,他沒在意,神色尋常問:“洗手間在哪里?”

    祝嵐行:“沿這條走廊往里走。”

    鹿照遠按照祝嵐行說的,一路到了走廊里的洗手間,進去,鎖門,對著鏡子嚴肅地忘了自己一眼,沉著臉低下頭,拿手機百度搜索:

    “喜歡被人摸頭,到底算是什么毛病?”

    為了被摸頭,還特意把面粉袋搞下來。

    鹿照遠的神色越發地沉。

    這個毛病是不是有點嚴重。

    鹿照遠走了,祝嵐行也沒急著出廚房。

    他找到了剛才那片綠色的碎片,現在正鑲嵌在自己虛擬屏幕的電池上。

    原本通紅的電池這回有了道綠色的條紋,細細一條,鑲嵌在電池底端。

    “這代表著什么?”

    祝嵐行自言自語。

    “看圖說話的話……電池變綠,電量的上限可以增加?”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河北省11选五体育彩票 一分快三最新邀请码 股票指数期货交割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方法 在线配资电话 首次公开发行a股的定价过程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基金资产配置现金类是什么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 黑龙江6加一开奖 北京pc蛋蛋下载 江苏7位数计划 印度 股票指数 内蒙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大赢家江西时时彩 电竞英雄时时乐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