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50章 第五十章

第50章 第五十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鹿照遠的目光停留在過道的另一頭。

    早讀課已經接近尾聲, 校門此時都該關閉了,但還是見不著祝嵐行的身影。

    他低頭往桌肚里看了眼手機。

    手機上也沒有任何消息。

    他去哪里了?

    “鹿照遠。”旁邊傳來聲音,王勇男踱步到教室里, “祝嵐行來了沒有?”

    “來了,在路上。”鹿照遠面不改色。

    “下次讓他早點,早讀課都上完了。”王勇男眉頭微皺,有點不滿意, 念叨兩句,又走了。

    王勇男一走, 早讀課的下課鈴聲就打響, 向晨適時轉回頭來,頗為羨慕:

    “一教室這么多人,就祝嵐行, 轉來還沒兩個月,遲到早退請長假試了個遍,老班居然也沒有炸鍋……對了亮哥, 他跟你說什么時候到?”

    鹿照遠哪里知道祝嵐行什么時候到?

    他皺眉把向晨的腦袋推回去,自己拿著撥出了號碼的手機, 快步朝教室外走去——

    *

    床頭的手機一直在響。

    自醒來以后,祝嵐行一直在努力,他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掙脫蓋在身上的被子;接著又去解纏繞在身上的衣服, 身體變了, 衣服不會變, 本來和沈的睡衣如今變成了束縛身軀的麻袋,好在昨天睡覺時穿的是紐扣睡衣,扣子也沒扣到頂端,祝嵐行使出各種手段,總算在解開了第二枚扣子,從衣服中解脫出來。

    還沒松一口氣,床頭上始終在響的手機在扯著嗓子嚷了最后兩聲后,突兀停止。

    糟了……

    祝嵐行顧不上其他,暗暗在床上積蓄力量,試圖翻身。

    一下,兩下,三下……

    一連如同烏龜翻身一樣很艱難地來回晃了三下,終于讓祝嵐行成功翻過身體,從躺在床上變成了趴在床上。

    他趴下,腦袋埋在被子里,連著喘著好幾口氣,從疲憊中稍稍緩過勁來,趕在被被子悶死之前,再度抬起頭顱,朝著床頭柜挪去。

    小小的身體確實笨拙,本該只有一臂長的距離以嬰兒的身軀來衡量,也需要爬上好幾步,原本正常的床頭柜,也跟著變得龐大了起來,就連床頭柜上的手機,似乎也比他現在的兩只小手合攏更大些。

    好不容易,祝嵐行蜷成拳頭的手拍到了手機。

    他看見了手機屏幕上來自鹿照遠的未接電話——剛才的電話就是鹿照遠打來的,顯然他沒去上課的事情讓人擔心了。

    祝嵐行很感謝鹿照遠這時候記著自己,但當務之急還是打電話通知威廉。

    雖然想要變回來,必然得找鹿照遠充電,可是鹿照遠不知道自己的秘密,見著了嬰兒的他還不知道會做什么,不如先叫威廉過來,再尋機由威廉帶著他和鹿照遠接觸。

    沒等祝嵐行解鎖屏幕,手機一振,又有電話打進來。

    屏幕一閃,原本已經按了一半的電話號碼跳到,祝嵐行手一抖,把手機弄歪了一點,讓原本就有點勉強夠著的手機直接脫離了手掌能夠掌控的位置。

    “鈴鈴鈴——”

    手機急促響著。

    祝嵐行再度前探,卻忘了自己已經呆在了床鋪的邊沿,向前的手一撐空,身體頓時失去平衡,剎那從床上翻滾下來,原本放在柜子上的手機,也被祝嵐行一帶,飛出去,先撞在衣柜上,又彈入沙發底下。

    祝嵐行同時跌倒在地上,腦袋著地,摔得七葷八素。

    “鈴——鈴鈴——鈴——”

    手機催命一樣,兀自響著。

    暈了半晌,祝嵐行慢慢清醒過來,想要朝手機跌落的沙發處爬去,又發現自己全身都涼颼颼的,下意識一看胳膊,白生生裸露著……

    “……”

    祝嵐行腦袋再度磕到了地板上。

    他終于忍不住罵了句粗口。

    媽的!

    赤身裸體……

    這時掉在沙發底下的手機也不重要了,祝嵐行艱難地轉過頭,望著床鋪。

    床鋪上邊,除了裹起來能夠悶死他的衣服和被子之外,還有一條昨天他用完了隨手丟在床位的浴巾。

    但浴巾丟在床尾。

    床,比他高。

    至少比趴在地上的他高三五倍。

    祝嵐行挪回床邊,扒著床沿,試圖站起來,這回無論努力幾次,得到的結果都是還沒站穩,就一屁股重新坐倒在地。

    祝嵐行蒙了許久。

    這時他甚至不想要人發現他失蹤,進而找尋過來。

    要不然,豈不是會看見他的……

    他呆呆地望著床鋪,久久不知道該怎么辦。

    直到他在這場凝望之中發現了一個小細節。

    剛才的那一陣努力沒能讓他站起來,但似乎讓他把被子扯下來了一點,原本丟在床尾、看不見的浴巾,也隨著被子的下挪,冒出了個邊沿。

    祝嵐行望著那道毛絨絨的白邊,陡然間,精神一振。

    還有希望!

    *

    一整個上午,鹿照遠都有點心不在焉。

    他在早讀課下課的時候給祝嵐行打了兩個電話,但兩個電話都沒有人接,之后一整個上午,祝嵐行也沒回任何一點消息過來。

    這時他隱隱有點后悔,覺得不該在清晨王勇男問他的時候說“祝嵐行馬上就到”,如果他說不知道,聯絡不到祝嵐行的王勇男應該會用緊急聯絡號碼,聯絡祝嵐行的監護人……

    但現在想這些也晚了。

    今天上午王勇男沒有課,早上來這里晃蕩一圈后,就走了,估計還沒發現祝嵐行現在還沒來學校的事。

    而且只是一個上午不見,不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也許祝嵐行因為別的事情耽擱了,或者手機暫時沒在身旁?

    鹿照遠遲疑了下,還是覺得自己過于焦慮了。

    他按捺情緒,照樣吃飯踢球,只是心頭老憋著一股氣,踢球的力道就大,中午還沒過一半,作為守門員的舒云飛就鬼哭狼嚎舉白旗投降:

    “亮哥,亮哥哥,你輕點來,我這一身肥肉都要被你踢散了!”

    鹿照遠喘著氣,又撿了球,繼續回到場中央:“平常缺乏訓練還嚷得這么大聲?繼續!”

    這一下,不止舒云飛,其他和鹿照遠配合的球員也有點受不了,人人一聲哀嚎,哀嚎匯合起來,凄慘得讓在隔壁打籃球的都一陣側目。

    “亮哥。”向晨小心翼翼,“要不我們先休息十分鐘?”

    鹿照遠眼睛朝他那一掃。

    向晨立刻轉口:“五分鐘!五分鐘就夠了!”

    “亮哥,”這時候,舒云飛顛兒顛兒跑過來,不等皺眉的鹿照遠開口,他滿月似的臉上就恰到好處的泛起一抹擔憂來,“今天祝嵐行怎么還沒有來,不會出了什么事吧?”

    “……”

    鹿照遠抹了把臉上的汗。

    他的手在面孔處停了兩秒鐘,接著狠狠向下一揮。

    他踩著球的腳一抬,將球勾起來丟給舒云飛,自己則轉身向場外走去,邊走邊說:“我出學校一趟,接下去你們自己練。”

    “好嘞亮哥,慢走亮哥,找到祝嵐行后和我們說一聲!”舒云飛沖著鹿照遠離開的背影喊。

    喊完了,就接到周圍人看過來的崇拜的目光。

    “大飛,行啊!”向晨作為代表,問出了所有人的疑問,“你怎么知道提起祝嵐行,就能把亮哥弄走?”

    舒云飛得意地笑了兩聲:“這有什么,你和我要是沒能來上課還電話聯系不通,亮哥也會著急去找的。”

    向晨:“???”

    他無法想象,分外迷惑:“會嗎?”

    舒云飛篤定:“會。”

    他又在心里補一句:

    才怪。

    *

    出了學校,鹿照遠打了個車,直奔幾人聚會的別墅。

    幾人連著兩天進進出出,守在門庭外的保安已經記下了鹿照遠,見到鹿照遠坐在車子里,也沒多問,直接放行,讓鹿照遠順順利利地到了別墅底下。

    他往兜里一摸,摸出祝嵐行之前給的鑰匙,開了門就喊:“祝嵐行?你在嗎?”

    但空闊的別墅沒有傳來祝嵐行的回音,只有鹿照遠的聲音,帶著一絲回音,響在室內。

    鹿照遠皺著眉,在別墅的一樓轉了一圈。

    沒見著人,倒是發現桌子上還放著昨天的作業本,書包也沒有收拾。

    鹿照遠望著桌子踟躕片刻,抬腳上了樓梯,來到之前兩天沒上過的二樓。

    上了二樓,沿著走廊走一圈,所有的房間都敞開著,一眼能看見其中內容,鹿照遠走馬觀花地看了一圈,沒看見祝嵐行的蹤跡,難道祝嵐行不在家里……如果祝嵐行不在家里,他會在哪里?

    鹿照遠原地站著,抱著萬一的想法,再度撥打祝嵐行的電話。

    幾秒鐘的等待,當電話接通的那個瞬間,手機的鈴聲響在別墅內!

    聲音很小,但真實存在。

    他瞬間警覺,又驚又喜,立刻側耳傾聽,沿著循著手機鈴聲的方向尋去,三步并作兩步來到了三樓,三樓有間關上門的房間,這似乎是這棟別墅里頭唯一關著的房間。

    手機的鈴聲,就自這扇閉合的房門內傳來。

    鹿照遠毫不猶豫,握著門把,推開房門——

    接著,驚喜變成了遲疑。

    鹿照遠沒有看見祝嵐行,但看見了一個裹著浴巾,可憐巴巴蜷在地上,似乎睡著了的嬰兒……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股票开户流程用心金多多策略 国内十大配资平台排名 广东好彩1全中2元有多少钱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基金的资产配置划分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江西11选五数据遗漏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15选5官方同步 新朋股份股票 山西快乐十分诀窍 彩无敌免费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