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 射到室內的時候,祝嵐行就醒過來了。

    他是從鹿照遠頸間抬起腦袋時,還有點迷糊,可當曲起的手肘撐著的不是床板,而是鹿照遠胸膛的時候, 那點兒迷糊剎那便如晨間的霧,在陽光下消失無蹤。

    昨天晚上……

    祝嵐行輕輕將手從鹿照遠胸膛上挪開, 撐了下額頭。這個動作牽動了他的身體, 讓他意識到藏在被子底下的自己的腳, 也正架在鹿照遠身上。

    鹿照遠倒是睡得安安分分, 一點雷池不越, 瞅著對方平和的睡顏,全透著無辜的勁兒。

    祝嵐行的舉動更小心了點。

    越是小心在意, 越能感覺出不同的東西。

    比如他小腿皮膚正貼著的溫熱的身體。

    昨天丟下來的衣服袋子, 裝了新的校服,新的T恤,新的內褲, 唯獨沒有新的沙灘褲。

    被子底下, 祝嵐行同鹿照遠肌膚相親。

    17、8的少年身體里像揣了個火爐, 哪怕挪開了,滾燙的感覺也長久地停留, 烤炙著那一處肌理。祝嵐行沒有忍住, 曲起腿, 以指腹輕輕擦拭皮膚, 擦掉鹿照遠留給自己的感覺。

    他掀開被子,在床沿略坐一下,隨后起身進入洗手間。

    到了衛生間,從鏡子里看見臉頰上淡紅的睡痕。祝嵐行伸手碰了碰,想起了昨晚的后續。

    昨天晚上又沒有喝酒,他當然把事情記得清清楚楚。

    他們聊天到了后來,他先在沙發上睡著了,睡沒有多久,就被鹿照遠推醒。

    鹿照遠讓他上床,說最后一天其實也沒什么好看的,養足精神好好考試比較重要。

    當時他瞥了一眼手鏈,上面的電量只有50%,連上午都撐不過。于是他先裝走不動路,騙鹿照遠扶他進睡房,再耍賴把鹿照遠拖上床,要鹿照遠陪他一起睡……

    鹿照遠開頭還有點遲疑,猶猶豫豫不肯答應。

    但他像攤開了的年糕一樣粘著鹿照遠,說什么也不讓鹿照遠走,最后總算把人給黏到了床上。

    反正27年的耍賴勁,都在昨晚上用光了。

    真是丟臉……

    祝嵐行揉著眉心。

    待會要怎么見鹿照遠……要怎么和鹿照遠解釋……解釋自己有種怪癖,一犯困就心智驟降性情大變?

    *

    洗手間的門輕輕合上了,咔的一聲,像是解放束縛的響聲。

    躺在床上裝乖裝睡的鹿照遠猛地睜開雙眼,盯著白色的天花板,長長出了一口氣。

    靠,只差一點點就被發現了……

    鹿照遠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亂跳的心臟。

    他比祝嵐行醒得早一點,醒來的時候,兩人的睡姿很古怪,他的腿架在祝嵐行的大腿上,祝嵐行的手放在他的腰上,貼得像是在打架。

    忽略抱著睡久了后身體上的一點酸疼,這個姿勢完全滿足了鹿照遠的皮膚饑渴癥需求。

    經過這段時間的反復百度和自我實踐,他已經基本得出結論:

    皮膚饑渴不是病,發作起來要人命。

    想要不發作,記得多接觸。

    至于成癮性……得了,暫時管不到那么多。

    鹿照遠抱著被子,從床上坐起來了。

    他反復回想昨天的情況,覺得自己應該沒露餡,從頭到尾都是祝嵐行主動提出要求,他只是小小的推波助瀾,假公濟私……

    才想著,洗手間的門又是一聲咔,打開了。

    鹿照遠猛地轉頭,和從洗手間中出來的祝嵐行望個正著。

    兩人面面相覷。

    片刻,祝嵐行清咳一聲:“你醒了?”

    鹿照遠喉嚨也有點癢,也想咳一咳:“……嗯。”

    祝嵐行有點心虛,他也不知道早上醒來的那種狀況,究竟是他睡著了也想著充電,還是睡相差勁也能傳染,他被鹿照遠給傳染的結果:“昨天我睡相不太好,沒有壓到你吧?”

    鹿照遠比祝嵐行更心虛:“沒,別擔心,我睡眠質量非常好,雷打不動。”

    所以如果半夜做了什么事情,那都不是我有意的,是我無心的……

    兩人對著彼此,都笑起來,笑得有點假惺惺。

    但為了電量,稍稍冒險還是值得的。

    早上剛起床的時候,祝嵐行就發現了,自己的電量居然達到了100%,只要不發生什么意外情況,今天之內,是絕對夠用了。

    接下去的一天,除了考試,沒有任何意外。

    祝嵐行把剩下的兩科好好考完之后,一看電量,居然還剩25%,省點用,都足夠堅持過這個晚上了。

    考慮到這一段時間來,鹿照遠為自己花了這么多的私人時著實不容易,祝嵐行今天特意不再找理由絆著鹿照遠,而是非常貼心地給鹿照遠放了假,等考完試放了學,就和人分手,各自回家。

    他走得快一點,沒注意到自己揮手道別的時候,身后人悵然若失的模樣。

    *

    鹿照遠一路都在思考一個問題:

    到底怎么樣才能和祝嵐行相處得更久一些?

    顯而易見,他前邊能和祝嵐行這么要好,是因為兩人有個共同的提高成績的目的。

    但這種高強度的補習,可一不可二。

    尤其他感覺最近祝嵐行開始融會貫通,知識點掌握得差不多了,他心里頭估算著這回對方的成績不會差——成績不差,豈不是更沒道理一天到晚補習了嗎?

    至于明明白天兩人都一起上課了,晚上還想要繼續黏在一起,恨不得做24小時連體嬰這種狀態對不對……這不是廢話嗎,肯定是不對勁的。他罹患皮膚饑渴癥以來,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變態了。

    變態得都讓他暫時不想什么時候能夠治好這個毛病,轉而開始期待這種變態是有底線的,現在這樣就差不多了,千萬不能更進一步,越發變態。

    “哥……”

    旁邊傳來弱弱的聲音。

    鹿照遠抬頭一看,看見鹿樂成:“怎么了?”

    鹿樂成推推自己的試卷:“我期中考試的卷子。”

    鹿照遠拿起來一看,卷面一片錯,總分60分,他有點無語:“你就是真打算出國留學,這分數也不行啊!”

    鹿樂成趴在鹿照遠的床上唉聲嘆氣:“別說這個,我還沒想好呢。”

    鹿照遠漫不經心:“都初中二年級了,差不多想想了,如果你想出國的話,目標就是雙語高中部,你們那個高中部一個班一半以上的人出國,老師也不是特別認真準備高考;如果不想出國呢,就考我的學校吧,我的學校大家都奔985211,比較有高考氛圍……”

    鹿樂成拖起被子蓋住腦袋,瑟瑟發抖:“別說了別說了,太遠了太遠了。你先給我講講錯題吧。”

    這回鹿照遠直接心不在焉:“今天沒心情,下回吧。”

    鹿樂成:“哈?”

    他從被子里探出腦袋,很迷惑地看著鹿照遠,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哥,不是打游戲,是講題目……”

    但鹿照遠冷酷地推開弟弟的腦袋:“就這么些知識點,平常給你講了一二三遍,當天講完什么都懂,明天做題什么都錯,可見不是不會,是不認真聽。今天我有事,你別來折磨我,折磨你老師去。”

    這也太無情了吧!

    鹿樂成都他喵的震驚了。

    他從床上爬了起來,怔怔看著自己親哥,看見鹿照遠坐在電腦椅上,一腳點地,輕輕左右旋轉著,手里還捧著個手機,界面一時切到音樂APP,一時又切到微信上。

    鹿照遠一直在發微信。

    鹿樂成偷偷瞟了一眼,沒看見鹿照遠在說什么,倒是看到了和鹿照遠對話的人的頭像……還有點眼熟?

    鹿樂成正思考自己在哪里見過這個頭像,突然間聽見鹿照遠連名帶姓叫他:

    “鹿樂成。”

    鹿樂成還以為自己偷窺鹿照遠手機屏幕的模樣被看見了,頓時心虛氣短:“什,什么?”

    鹿照遠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圈。

    他想給祝嵐行發一首英文歌,這是他最近很愛聽的歌,但是他們剛剛分開還沒有半小時……

    “你朋友間隔多長時間聯絡你,你不覺得煩?”

    鹿樂成頓感驚悚:這種問題,莫非……??

    鹿照遠問了問,沒得到鹿樂成回答,又轉移了目標,繼續切到祝野樓的聊天界面。

    短短時間,他已經給祝野樓發了一首歌,一條笑話,一則新聞。

    這些都是他想要發給祝嵐行的。

    但是也不確定祝嵐行會不會喜歡……就先找祝嵐行的弟弟試試好了。

    *

    電腦上,嘀嘀嘀的消息提示音一直在想。

    回到了家里,換了舒適衣服的祝嵐行看著來自鹿照遠的消息。

    雖然不知道鹿照遠為什么這么糾結……

    他沉默片刻,沒用祝野樓的號回復,而是開了自己的微信號,主動給鹿照遠發條消息。

    一首歌的鏈接。

    他留言:“聽過這個嗎?我覺得超好聽。”

    *

    鹿照遠接到了兩條消息,低頭一看,臉上就綻開了笑容。

    結合剛才的問題,鹿樂成還有什么不明白了!

    “哥。”

    “嗯?”

    鹿樂成小心翼翼:“你是不是……戀愛了?”

    鹿照遠:“哈?”

    鹿樂成興奮捶床:“這一天終于到了!哥,哥哥,是你追的她還是她追的你?她長什么樣,漂不漂亮,會不會踢球?是不是超級型酷?”

    鹿照遠滿頭問號,伸手摸摸鹿樂成的腦門:“沒發燒啊,都說什么胡話?”

    鹿樂成趕緊躲過鹿照遠的手,有點急:“哎哥你瞞我干什么,你知道我是站在你這邊的!我已經準備好當你的擋箭牌和神助攻了,你——”

    “小亮!”外頭傳來鹿媽媽的聲音,“出來幫媽媽收個床單。”

    “好,來了。”鹿照遠應了一聲,卷起桌上的試卷,抽了下鹿樂成的腦袋,“行了,你哥的女朋友還沒出生再這個世界上呢,沒事別東想西想,先想想你的成績吧。”

    他說完將手機和卷子一起丟在桌子上,自己出門收床單去了。

    鹿樂成捂著腦袋。

    他才不信鹿照遠的敷衍。

    “要不是戀愛,笑得那么蕩漾干什么……”他小聲嘀咕,嘀咕完畢,目光一斜,斜到了鹿照遠放在桌面的手機上,伸手一摸,摸到了鹿照遠的手機。

    就放下那么點時間,屏幕都還沒自動鎖定。

    鹿樂成一眼看見了鹿照遠和祝野樓的聊天界面。

    別說,越看這個頭像,越覺得眼熟。

    這和高小默是同個頭像啊……

    他遲疑地點了下朋友圈,沒看見朋友圈,但他看見了和高小默同樣的主頁照片以及微信號賬號碼……他開了自己的手機朋友圈,找出高小默的賬號,將兩個賬號放一起對比,完全一模一樣——這不就是高小默的微信賬號嗎?

    他有點奇怪,沒來得及放下手機,門被推開,鹿照遠回來了。

    收完床單的鹿照遠一進門,就見自己手機被弟弟拿著。

    他眉頭挑挑:“怎么,我說沒有你還不信,要摸我手機查崗?”

    鹿樂成有點不好意思,搔搔頭:“沒沒,哥你說了我怎么敢不信……”

    他將手機交還給鹿照遠,又問:“對了哥,你認識高小默?”

    鹿照遠壓根沒聽過這個名字:“高小默是誰?”

    鹿樂成一愣:“就……你剛剛在聊天的那個黃色可達鴨頭像。”

    鹿照遠沒在意:“你認錯了吧,那是祝野樓,祝嵐行的弟弟——祝嵐行就是上回和我一起去醫院看你的哥哥,他弟弟和他長得很像。”

    鹿樂成:“……???”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江苏七位数查询历史号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 体彩排列5怎么算中奖 多乐彩什么号码容易出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中三个多少元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开 分分彩怎么玩稳赚不赔 河南22选5玩法说明 基金配资多少倍 排列5怎么买复式投注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海南体彩41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赛车游戏下载 甘肃11选5几点结束 二十万闲钱如何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