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雙語中學家長會的第二天, 期中考試的成績也出來了。

    照例是早讀課之前張貼在年級辦公室之外,長長的一張紅榜,將整個年段學生的成績名次全都排列上去, 像是排好了隊列的士兵, 等待隨時路過的長官的檢閱。

    祝嵐行也照例沒去看榜, 今天他起得遲了點, 堪堪踏進教室的時候, 早讀課的鈴都打響了,那些來得早的同學也早將排名看完,正在全班范圍內議論排名, 其中,就有他的總分和名次。

    “祝嵐行!”向晨眼尖,看見人到了就叫了起來, “快過來,成績出來了,我幫你看了, 你這回總分540,年段433名!”

    祝嵐行有些訝異:“才433名?”

    “怎么,還不滿意了?”一道聲音從祝嵐行背后傳來,祝嵐行回頭一看, 不知什么時候, 王勇男來了。

    班主任雖然來了, 教室里嘈雜的聲音也沒停。

    絕大多數時候, 王勇男的脾氣都像面團, 你打他他默默承受,他打你你還不痛,既然老師壓不倒學生,自然就被學生壓倒了。

    久而久之,王勇男說得也少了,只在學生特別過分的時候才嘮叨幾句——至于現在,不足以讓他開口,成績才下來,讓大家瘋一會吧。

    王勇男心情還挺好,笑呵呵看著祝嵐行。

    沒了白卷拖后腿,他的班級平均成績回歸到了正常水準,年段第二,除實驗班以外成績最好的一個班級,還有個實驗班也沒有的寶,單人成績年段第一的鹿照遠。

    王勇男用欣慰的眼光看了眼鹿照遠,再同挪回來,繼續同祝嵐行說話:“飯一口一口吃,成績一步一步來,老師和你約定的是500分,你現在已經超額完成約定了,我們再努把力,就能回歸到六百分的行列,到時候就是年段排名也就上去了,有信心嗎?”

    祝嵐行:“有。”

    反正這時候,老師也不需要別的回答。

    果然,王勇男越發滿意:“既然你完成了承諾,那老師也實踐諾言,你收收東西,和鹿照遠一起坐,以后讓鹿照遠繼續給你補課……”

    “不要。”

    王勇男一愣:“鹿同學?”

    “我說不要。”鹿照遠聲音冷硬,態度明確。

    還是避無可避。

    從進門開始就有意識逃開鹿照遠視線的祝嵐行無可奈何開了口:“鹿照遠……”

    鹿照遠挑釁地看著祝嵐行,似乎在說你有本事就來咬我啊。

    祝嵐行注意的卻是鹿照遠眼瞼下的一點突兀的青痕。

    就他對鹿照遠的了解,自從不去打工以后,鹿照遠上學時候就鍛煉,回家了就睡覺,十一點睡六點起,生活作息健康得讓人害怕,黑眼圈這樣的東西,早早和他告別了。

    結果一個晚上成了這樣,昨天晚上,他不會沒合過眼吧?

    祝嵐行確實有些愧疚,原本打算說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干脆轉向王勇男:“老師沒事,我做原來的位置挺好的。”

    “既然如此……”

    王勇男才開口,鹿照遠的臉色唰地又陰了一個色度。

    他抬起腿,重重踹了桌子,哐當的聲響驚雷般炸響在教室,剎那間,亂哄哄的教室靜得落針可聞。

    大家齊刷刷朝鹿照遠這里看來,其中還有個被桌子撞個正著,正齜牙咧嘴揉后腰的向晨:“亮哥,怎么發這么大火……”

    鹿照遠聲音涼得能制冰:“早讀課開始多久了,吵什么?你們不背單詞,我還要背。”

    同學們:“……”

    同學們:媽的誰信啊!你英語詞典都倒背如流了吧!

    但鹿照遠除了是學霸之外,更是校霸,在祝嵐行沒來之前,日常懟教導主任一點不虛,大家被這么一提醒,再度回憶起校霸的淫威,紛紛敢怒不敢言地開始被單詞了。

    王勇男覺得……

    還挺好的。

    如果鹿照遠總能在學生們吵鬧的時候發火就好了。

    所以他也不撩鹿照遠的老虎胡須,沉默地對祝嵐行點點頭,示意自己同意了祝嵐行的申請,讓他們的位置保持原樣之后,就走了。

    老師離開了,祝嵐行總算能坐回位置。

    他才將自己的書包放下,就對上苗小卉欲言又止的眼神。

    祝嵐行:“怎么了?”

    苗小卉遲疑問:“祝嵐行,你和鹿照遠……”

    祝嵐行神色平靜:“沒事,沒有什么。”

    誰信啊,顯然有什么!

    苗小卉揪然不樂。

    原本以為自己發現了CP了她此刻又動搖了,覺得自己過去眼睛其實并沒有瞎,這兩人才好兩天就又吵架,似乎也就是普通朋友的水準……

    苗小卉吁出一口氣,先在桌肚里按手機,把自己得到的第一手情報分享給了好朋友后,再瞅瞅祝嵐行,開解同學:“其實鹿照遠人很好的,雖然大家都說他是校霸,但那只是他的表象,有一回我的筆不小心掉出了窗戶,我都沒提,他看見了就替我撿上來的……”

    祝嵐行沒想到苗小卉會說這些。

    他怔了怔,才彎起嘴角:“我知道。”

    我知道他人很好。

    一道走廊之隔。

    鹿照遠看著竊竊私語的男女,向晨看著鹿照遠。

    直覺讓向晨大氣也不敢出。

    今天的亮哥,是真的可怕。

    *

    試卷發下來的當天,老師也就講講卷子講講分數,一個上午沒什么波瀾的過去了。

    等到中午放學,該去食堂的時間,祝嵐行不免看了鹿照遠一眼,正好看見對方睨過來的冷冷一眼。

    接著鹿照遠手一撐窗戶,飛身出去,又從窗戶走了。

    祝嵐行毫不意外。

    他沒有追上去,老老實實走了門,等到食堂的時候,周圍已經坐滿了人,祝嵐行隨便挑了個位置坐下,獨自吃完午餐后,又往操場走去。

    以往這個時間,鹿照遠都在操場熱身準備踢球。

    今天應該也不例外。

    他還沒想好要怎么和鹿照遠說,說到什么程度,但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何況他也沒法逃避。

    到了球場,果然看見鹿照遠,除了鹿照遠外,還有兩塊不翼而飛的球場休息區頂棚。

    現在,鹿照遠正和一眾足球隊員站在休息區中,仰頭望著空蕩蕩的天空。

    鹿照遠:“怎么回事?”

    舒云飛獲得消息的渠道比較廣,聞言說:“好像是頂棚年久失修,漏洞了,學校趁著天氣還好,把頂棚拆了拿去補補再裝上來。”

    鹿照遠看著似陰非陰的天空,持保留意見。

    “行了,”鹿照遠,“別圍在這里,踢球吧。”

    才說完,就看見站在不遠處的祝嵐行。

    他才恢復沒多久的臉色又像天空一樣陰郁了起來:“我們足球隊訓練,一個外人老來看干什么?去個人,趕走他。”

    他說著,目光看向舒云飛。

    但舒云飛早機智地抱住了球門柱裝樹懶,望天望地就是不望鹿照遠。

    向晨立時跳出來:“我去我去!”

    新晉上位的小弟被老大討厭了,豈不意味著自己即將復寵?

    他還挺興奮的,一抬腳,立刻往祝嵐行的位置走去,但就在經過球門旁時,被斜刺里插出來的一只腳絆了個屁股朝天平沙落雁。

    “靠!”

    向晨當場罵出聲,呸呸兩口把吃進嘴里的草葉吐出來。

    “舒云飛你有病吧,沒事絆我干什么?”

    “什么我絆你,明明是你踩到我的腳。”

    舒云飛回嘴,望著向晨的眼里,全是憐憫的光,他以眼神無聲暗示:。

    兄弟我是在救你。

    我剛剛得到情報,亮哥和祝嵐行吵架了,他們吵架你還敢上去?當心回頭被混合雙打里外無光啊。

    “行了行了。”鹿照遠心煩意亂,覺得身旁這伙人沒一個靠譜的,“你們在這里等著,我過去。”

    一想到要走上前去,要接近祝嵐行,他的皮膚就癢了起來。

    就想要更加湊上前,讓祝嵐行碰一碰,摸一摸……

    艸!

    有這毛病,還怎么冷戰?

    其實仔細想想,雖然祝嵐行有很多事情瞞著我,但我也有事情瞞著他……

    勉強……勉強來說,他也不是不可以原諒……

    鹿照遠已經開始主動為祝嵐行找借口了。

    “亮哥等等。”從地上爬起來的向晨又發言了,“祝嵐行好像自己走了。”

    鹿照遠回過神來,朝前方看了一眼,果然看見祝嵐行又往遠處走了走,從原本足球場場邊,走到了籃球場場邊,這個位置,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是跑來他們的地盤了。

    向晨挺樂呵:“是不是看我們沖他指指點點知道我們不歡迎他?這家伙還挺有眼色的嘛。”

    話才落,后腦勺就被重重拍了下。

    向晨“嗷”一聲抱住腦袋,迷惑又無辜地看著收回打人的手的鹿照遠:“亮哥?”

    鹿照遠的臉已經能刮霜了:“你廢話怎么這么多,用上十分之一在踢球上你就不會射門老飛了。”

    向晨:“……???”

    他向舒云飛尋求幫助:“亮哥今天到了每月的那個時期了吧?看這陰陽怪氣的!”

    舒云飛冷笑一聲,小聲指點迷津:“我勸你別管他和祝嵐行間的事情,不然他還能更陰陽怪氣。看看,這不就是……”

    不就是小情侶吵架之后女方讓男方滾,結果男方真的滾了之后女方的神態嗎?

    ……不行不行,罪過罪過,我到底在想什么。

    舒云飛悚然一驚,打個哆嗦,心頭連劃十字架。

    祝嵐行已經走了,鹿照遠沒法再說什么,干脆開始熱身。

    但他內心還是很不痛快,并把這種不痛快變成了全隊球員的痛苦——他帶領全隊,熱身長跑一千米。

    一路長跑,一路哀嚎,哀嚎到半途,天空湊熱鬧似地跟著打了個響雷。

    繼而,豆大的雨珠爭先恐后落下來。

    操場上發生了短暫的騷動,幾聲“下雨”的吆喝響起來,鹿照遠立刻掉頭,帶著球隊直接跑到教學樓底下躲雨。

    踢足球的腳程快,沖入教學樓下時,周圍還沒什么人,但外頭的雨已經織成了簾幕,將操場罩了個云山霧海,眾人干脆站在樓底下,望著一個個手捂腦袋從雨簾里沖進來的人,還有種站在自家屋檐下看別家漏雨的快感。

    站了好一會,操場里的人基本跑出來了,只有雨水依然嘩啦啦下。

    就在眾人打算回教室的時候,鹿照遠左右看了看,突然擰眉:“祝嵐行呢?”

    向晨隨口回答:“沒看見,可能從另一個方向走了吧。”

    鹿照遠:“他就在籃球場旁邊,這里是最近的遮雨處,還能從哪個方向走。”

    向晨:“那也和我們沒關系……”

    話沒完,鹿照遠已經操起外套,遮在腦袋上,一頭沖進大雨里。

    向晨目瞪口呆:“這???”

    舒云飛翻了個白眼:“別管他。”

    床頭吵架床尾和,就只有你這憨批發現不了!

    *

    這場雨意外的大,一下子就把世界變成了銀白色。

    祝嵐行站在沁涼的雨幕中,耳邊全是嘩啦啦的水聲,這不吝于一種別樣的寂靜,直到其中突然冒出了快速跑步的聲音。

    他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見鹿照遠如同一抹再靈動不過的色彩,悍然撞破這寡淡的世界。

    鹿照遠也看見了祝嵐行。

    操場上亂哄哄的人早被大雨沖消了,只有祝嵐行,依然站在原來的位置,他手里撐著把透明的傘,雨水如同珠簾,將他籠罩其中。

    鹿照遠先松了一口氣,轉念才感覺到尷尬。

    他為了找人頂著外套就跑出來了,現在全身濕透,結果人好好撐著傘站在雨中,一副情調十足的模樣,保不定真是在享受看雨的快樂。

    鹿照遠默不作聲,轉頭離去。

    祝嵐行叫住了他:“鹿照遠,等我一下。”

    “等你敢什么?我不是來找你的。”鹿照遠嘴硬。

    “但我在等你。”祝嵐行聲音輕飄飄的,卻精準的穿透雨幕,落在鹿照遠心口,“我等到了。”

    鹿照遠腳步變得緩了。

    祝嵐行正好緊走兩步,一斜雨傘。

    透明的傘截斷了自天降落的雨水,鹿照遠舉在頭頂的手被祝嵐行拉下,握住。

    鹿照遠的掌心牽著心臟,接連跳動兩下。

    “我確實騙了你不少事情。”祝嵐行牢牢握住,趕緊說話,“但我并沒有打算永遠騙你,我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想想,就一點點。”

    他再度懇求:

    “等我一下,好不好?”

    “……”鹿照遠默了半天,點點頭,同意了,還說了句不相干的話,“你手指有點冰。”

    “那你給我暖暖?”祝嵐行開玩笑。

    鹿照遠反扣住祝嵐行的手,扯到面前,有點別扭,但很認真地長長呵了一口氣。

    呼吸遇冷,凝成白霧,籠罩祝嵐行的手。

    真的挺暖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福彩15选5走势图标准版 上海十一选五手机版 陕西11选5走势图44期 贵州开奖结果快三 体彩泳坛夺金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 股票软件行情 淘宝一定有牛广西快三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福建快三走势图50期 幸运28开奖参考结果 68配资网安全吗 山西快乐10分下载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