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我是祝嵐行的哥哥。”

    沒等兩人把話說完, 祝嵐行已經平淡點頭。

    “你們好。”

    “哥哥好。”兩人連忙回應。

    “樓下的影音設備還行嗎?有什么需要盡管提。”祝嵐行簡單客套兩句,很快聽見鹿照遠的聲音。

    “你們不在樓下呆著……上來干什么?”

    鹿照遠沒有耳聾, 在聽見舒云飛和向晨的聲音時候就覺得有點不好, 緊走兩步來到門口,正要出門的時候,聽見祝嵐行的聲音。

    他推門的動作慢了,隔著門, 聽對方的聲音仿佛涓涓冷流,一下子就蓋過了向晨和舒云飛的。

    突然沖上來的向晨和舒云飛并沒有給祝嵐行帶來什么困擾。

    鹿照遠松了一口氣, 又有點隱約的失落。

    他定定神,打開門, 踏出房間的剎那, 就和祝嵐行對上了視線。

    用不見微光的雙目朝鹿照遠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祝嵐行不動聲色收回視線,再問向晨兩人:“還有事情嗎?”

    一向不太懂得看眼色的向晨此時額外乖覺:“沒事, 沒事。”

    舒云飛接上:“我們來這里時間也不短了,亮哥你之前不是說還有事嗎?”

    鹿照遠:“……”

    你又替我有事了?

    我所有的事都在這棟房子里了!

    但舒云飛這句話歪打正著, 鹿照遠確實要回家一趟, :“你們樓下等我。”

    兩人如蒙大赦, 齊齊松了口氣, 趕緊下樓了。

    鹿照遠往前兩步, 將手里的衣服遞給祝嵐行, 還沒開口提醒, 祝嵐行的手已經準確地落在衣服堆上。

    祝嵐行:“謝謝。”

    鹿照遠又悄悄說:“剛才聽見他們的聲音, 我還有點緊張,以為又要好好解釋一通了……”

    祝嵐行漫不經心:“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必要對任何人解釋的。他們誤不誤會,有沒有多想,我并不在意……”

    他垂垂眸,瞳孔輕轉,像在確認鹿照遠的位置。

    “讓我在意的是你,你不要誤會,就好了。”

    要命。

    鹿照遠嘴上不說話,心底悄然抱怨一句。

    自從祝嵐行變大之后,一舉一動都似乎特別有味道起來。

    他咳一聲,轉移了話題:“待會我跟向晨和舒云飛走,趕緊把這兩家伙送走,再回一趟家……”

    祝嵐行輕輕頷首:“不用擔心我,我會和高小默談一下心。”

    這話有點微妙,鹿照遠不免瞥了祝嵐行一眼。

    祝嵐行又補一句:“很簡單的談心,對情況進行基本的了解而已。”

    “——然后我就回來。”鹿照遠補充,“陪你,晚上不走了。”

    “你不用,我已經……”祝嵐行有點意外。

    “我知道你已經習慣了,我知道你不用我陪也不會出什么事,我知道你真需要的時候還有威廉能夠做選擇。”

    鹿照遠一氣把祝嵐行會說的話都說完,末了,揚揚眉:

    “但我就是想陪你,不行嗎?”

    *

    十分鐘后,看著祝嵐行換好衣服的鹿照遠帶著向晨兩個,一起離開了別墅。今天不知怎么的,附近沒有共享單車,三人干脆走上長長一段路,來到公交車站等車。

    等車途中,向晨長長吁上一口氣,仿佛夾著他喉管的夾子終于松開了:

    “天哪,祝嵐行的哥哥怎么會在別墅里,我還以為別墅里除了小孩沒別人了。冷不丁看見祝大哥,嚇得我命都去掉了半條。”

    “氣場十足。”舒云飛一針見血,“看見他就不敢說話了。”

    “看你們下次還在別人家亂跑……”鹿照遠心不在焉,隨口回答。

    兩人也有點后悔。

    都怪之前在這棟別墅里沒見到別人,就以為這里只住了祝嵐行一個。

    兄弟家那還不是隨意就好?

    沒想到祝嵐行一不在,就碰著了他哥。

    “別說,”向晨突然感慨,“祝嵐行的哥哥弟弟都和祝嵐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像,光看樣子就知道這是親生的三兄弟,他們這家的基因好頑固啊……”

    “表的。“鹿照遠隨口說。

    “不可能吧?”舒云飛驚了,“這不科學!”

    “……”鹿照遠不知飛到哪里去的神智飛回來了,他有點懊惱,打個哈哈,“雙胞胎姐妹嫁給了雙胞胎兄弟,所以生了長得這么像的這么像的孩子。”

    向晨和舒云飛面面相覷,神色十分狐疑,看著很不相信。

    鹿照遠看著這兩人,仿佛看到了當時被祝嵐行騙的自己,正好公交車來了,他玩味一笑,不給兩人追問的機會,揮揮手,直接跳上車。

    兩人信就信,不信就拉到,自個回家申請外宿最重要。

    一程車到站,鹿照遠很快進了家門,媽媽還上班,沒回家,家里就爸爸和弟弟再,鹿照遠打了聲招呼,干脆進房間收拾東西,他先一腳踩椅子上,從吊頂柜子里拖出個大背包來,再打開衣柜,將零零散散掛著的衣服直接搜過了一半進背包,還沒拉上拉鏈,鹿樂成閃進來了。

    “哥,洗葡萄了,吃水果嗎?我還叫了炸雞外賣,馬上就到了,我們一起吃啊!”

    “不吃。”

    “你收東西干嘛?”鹿樂成有點迷惘。

    “去一個朋友家住兩天。”

    “兩天?”鹿樂成瞄了眼鼓囊囊的背包,這可不像只裝了一兩套衣服的樣子。

    “可能不止兩天。”鹿照遠又轉了口,“不一定幾天。反正這段時間我可能不在家。你晚上幫我給媽帶個話。”

    “哦……”

    鹿樂成朝外頭輕瞟了一眼,將門無聲合上,蹭到鹿照遠身旁。

    鹿照遠有點納悶,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哥,”鹿樂成小聲說話,“你是不是和你的女朋友……”

    鹿照遠滿頭黑線:“說了我沒有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門開了,鹿爸爸出現在門口。

    鹿樂成大叫:“我都關門了,爸你怎么還偷聽我們說話!”

    鹿爸爸沒好氣:“我只是進來告訴你,你叫的炸雞到了,油炸食品趁熱吃,再遲點你媽就回來了,又要說你了。”

    “爸,”鹿照遠接上話,他一甩背包帶子,背上背包,“我先出門了,這兩天不回家睡。”

    鹿爸爸意外:“你去哪里睡?”

    鹿照遠:“去同學家睡,同學最近出了點事,我去幫幫忙。”

    鹿爸爸還想說些什么,可大兒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防盜門外,他望了合上的門片刻,轉頭提溜鹿樂成:“你哥談戀愛了?”

    鹿樂成:“沒。”

    鹿爸爸:“沒?”

    鹿樂成就差指天立誓:“絕對沒有!我哥那性格,會談戀愛嗎?也就足球成精變成足球寶貝了,他才有可能放下足球談戀愛。”

    鹿爸爸想想也是,大兒子這方面確實不怎么開竅。

    “你們剛才說什么女朋友?”

    “是說我班上有一對成了的……”鹿樂成為了洗脫鹿照遠的嫌疑,也是拼盡了全力。

    “……你們才十四歲。”鹿爸爸默了。

    “十四歲又怎么了,該懂的都懂了。”鹿樂成撇撇嘴。

    “……那對叫什么名字?”

    “爸你好奇心太過啦——”

    “說。”鹿爸爸叩了兒子腦袋。

    “女孩名字我不說。至于男的,他叫……”鹿樂成一臉正氣,“高小默。”

    阿門,是兄弟就一起背鍋。

    哥哥姐姐們的戀情,就包在我們身上了!

    *

    墻上的時鐘在“當——當——”地響,呆板又無趣地重復著整點的報數。

    祝嵐行正聽著來自高小默的語音。

    自鹿照遠他們離去之后,威廉很快趕過來,祝嵐行同時和高小默聯絡。他既不拐彎抹角,也不虛實試探,而是直接告訴高小默,他丟失了一條很重要的手鏈,剩下的還沒說,高小默已經顫巍巍開口:

    “不會是我哥哥……”

    雖說情況緊急,祝嵐行一時也有些失笑,心道這弟弟還真是了解哥哥。

    “有可能是你哥哥拿的。”

    他讓威廉將手鏈的圖片傳給了高小默,并說:

    “如果方便的話,你幫忙看看你哥哥手里有沒有這條手鏈,如果有……”

    “嵐哥嵐哥嵐哥,真的非常對不起!!!你別說了,我一定幫你把手鏈找到!!!”

    來自對方的語音充斥著焦急和愧疚,祝嵐行聽了兩遍之后,威廉說話了。

    “嵐行少爺,你覺得高小默說的話可信嗎?”威廉問,祝嵐行和高小默的對話他全都看見了。

    “這不重要。”祝嵐行冷靜評價,“無論高小默是認真的還是不認真的,他的成功概率都非常低下,我們也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之所以告知他這些事,只是希望借由他讓高飛捷露出一些破綻。”

    “我們要不要……”威廉壓低聲音。

    “不要。”祝嵐行語氣平靜,“高飛捷,小丑而已,不至于臟了手。”

    威廉不再提這些,轉而關切祝嵐行:“需要送您接回家嗎?”

    這棟別墅嚴格意義上,并不算祝嵐行的日常住所。

    他有更習慣的地方,鹿照遠曾經帶著很小的他去過一次的房子。

    他說:“不需要……”

    他說了一半,沉默下去,耳朵卻輕輕一動,聽見了來自庭院中的聲音。

    熟悉的、輕快的、矯捷的腳步聲。

    鹿照遠的腳步聲。

    一直漆黑的視線仿佛出現一道身影。

    祝嵐行合上眼,用記憶描摹鹿照遠的眉眼輪廓,思維的筆觸很淺,哪怕琢磨許多,描出的模樣也不盡如人意,祝嵐行這時無比期待光明。

    但不是期待光明的世界。

    他期待光照在鹿照遠臉上模樣,更想看他飛揚眉梢,意氣滿身。

    “鹿照遠來了。”威廉同時看見了人,開口提醒祝嵐行。

    “嗯。”祝嵐行輕聲說,“我在這里就好,我等的人來陪我了。”

    “嵐行少爺,您在笑,您心情不錯?”

    “是不錯,很不錯。威廉,你說的沒錯,人是需要朋友的,可以分享秘密的朋友。”

    *

    高小默從祝嵐行那里得知情況之后,氣得手都發抖了,他毫不猶豫,立刻給哥哥打了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高飛捷裝模作樣的聲音響起來:“還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我怎么不知道了?”高小默一陣冷笑,“你的手機號碼就算被燒成了灰,我也要從灰燼中把它找出來!”

    “你吃槍藥了?陰陽怪氣的。”高飛捷一陣不悅,但他不想和弟弟吵,“行了行了,你嫂子這兩天和閨蜜出門玩了,你來家里,我們兄弟兩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高小默原本是要開口挑破他偷祝嵐行手鏈的事情,聽到這里,突然一頓。

    “嫂子不在家?你呢?在家嗎?”

    “怎么可能,我在上班,但我會早點回去的。”

    “……哦。”

    高小默突然不急著對峙了。

    “行吧,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們就一起吃頓飯吧。”

    他勉勉強強答應了高飛捷,一掛電話,迅速穿妥衣服拿起高飛捷家里的備用鑰匙,打車沖到對方家中,對著空無一人的房子,翻箱倒柜。

    無論如何,把東西偷到了手,總該藏在家里吧?

    但現實對高小默進行了充分的打臉。

    他結結實實找了大半天,在這家里邊邊角角都翻過了,連大嫂的首飾盒都進行了暴力破壞,也愣是沒有見到祝嵐行的手鏈。

    就在高小默累得直不起腰的同時,高飛捷的電話還來了。

    “小默,你可以開始準備去我家了,我下班了,繞到菜市場買個菜就到。”

    “……”

    高小默都沒力氣回答。

    他愣愣坐在沙發上,對著這一百來平的房間來回打量。

    找不到。

    質問也肯定得不到答案,高飛捷絕對會否認!

    還能怎么辦?

    還能……

    高小默來回掃蕩的視線突然停了,他的目光穿透客廳,落在廚房灶臺上顯出半邊的黑色柄上。

    那是菜刀刀柄。

    他有了主意。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吉林快三第一期几点开奖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玩法 配资门户 上海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 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2020年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昨天股市行情大盘 广东快乐十分八码遗漏走势图 股票基金怎么玩 湖北11选5奖金设置 过往股市指数查询 河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深市股票代码查询 湖北快三彩票 股票指数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