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心動滿格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一次淺淺碰觸, 祝嵐行心旌神搖。

    他緩緩喘氣,放松力量, 但沒立刻走開, 依然用手按著鹿照遠的后腦勺, 拿手指按著他的發尾摩挲溫存片刻后, 才退后一步,讓出空間。

    他一放手,鹿照遠就動了。

    本來就靠著墻的人猛地向后一退, 扯動遮著他們的窗簾, 肩胛重重撞在窗戶上,撞得窗戶咔嚓作響。

    這一撞像是把鹿照遠的魂給撞了回來,他微張的嘴唇抿緊了,渙散的眼神也有了焦距,完全凝在祝嵐行的身上, 看著看著, 他的臉頰全紅了,如同剛剛去桑拿房里轉了一圈出來。

    “你……”

    祝嵐行輕輕咳一聲, 開了口,但還沒把話說出口, 就見鹿照遠返身開了窗戶, 翻出去, 再向下一跳, 人影已消失在祝嵐行眼前。

    “?!”

    祝嵐行都被這操作弄蒙了。

    他趕緊上前一步, 撐著鹿照遠剛剛跳出去的窗戶, 向外探身,低頭的時候,正好看見落地的鹿照遠低著頭,來回踟躕兩三步,又左顧右盼,做賊般試探性抬起腦袋……

    他忍俊不禁。

    天色將昏未昏,好似濃墨潑上明亮的天空,化作一張鯨吞巨口,一下蠶食了大半明亮的天空,天色暗了,燈火浮現,城市的燈火連成星海也比擬不上的璀璨光帶,霓虹光影里,鹿照遠一抬頭,就看見曲肘撐在窗臺上,低頭沖他笑的人。

    多少燈景,全成了他笑影后的虛景。

    晚風還挺大。

    祝嵐行瞇著眼睛看了害羞到能跳樓的鹿照遠一會,看見鹿照遠朝窗戶這里走了兩步,接著停住了。

    他稍一思索,明白了。

    沖動跳下去后,又后悔了,想要重新上來,可惜沒找到直通窗戶的樓梯。

    想要上來只有……繞過教學樓的背面,轉到正面,再爬一遍樓梯,無論怎么想,都有點灰溜溜的。顯然鹿照遠也是這樣認為的,于是他順著墻根溜走了,祝嵐行再往外看,也看不見鹿照遠的身影了。

    他收回了身體,關上窗戶,拿起自己和鹿照遠的書包,最后檢查一遍教室的衛生,鎖上門,慢悠悠來到樓梯口,才站一小會兒,微微喘氣的鹿照遠的就出現了。

    “祝嵐行——”

    “嗯?”

    “我們回家吧。”

    “好。”

    “晚上打車吧?”

    “好啊。”祝嵐行又答應,末了不經意說,“打車比較快到家。”

    鹿照遠像是被戳中內心的想法,不太自然地轉了轉頭……

    *

    學校外頭,打車很方便。

    兩人上了一輛的士,一路上,正襟危坐,不越雷池半步,寂靜讓車廂似乎彌漫出了種緊繃的氛圍,出租車司機憋不住,連起了好幾個話頭,試圖尬聊:

    “你們是實驗中學的學生吧?實驗中學好厲害的。”

    “平常作業多不多?功課忙不忙?”

    然而沒有人回答他。

    于是司機只能訕訕閉了嘴,默默加快車速,一溜到了目的地。

    總算到家了,從來沒有覺得回家的路這么長。

    進了別墅的人,緊繃了一路的兩人都隱約松了口氣。

    祝嵐行先一步進屋,剛剛把門打開,背后突然被人一撞,他向前踉蹌一步,隨后被鹿照遠抱住推倒,兩人交疊跌在沙發上,祝嵐行還沒反應過來,鹿照遠已經沒頭沒腦親了上來。

    最初的親吻充滿著青澀的蠻力,像個小刺球,一蹦就蹦進了他懷中,也不知道要收斂些力道。

    祝嵐行被撞得有些疼,他輕輕悶哼了一聲,立刻的,鹿照遠的動作停止了,整個人都有些手足無措地僵在那里。

    祝嵐行抬起手,稍稍用力,環住鹿照遠的肩膀。

    他教他怎么做。

    一吻完畢,兩人都有點氣喘吁吁,鹿照遠還舍不得從他身上起來,將面孔挪挪,露出牙齒,開始細細碰觸他的面頰,但力道很輕,大略像是一頭長毛的小動物跑過來,蹭你一下,又蹭你一下……

    祝嵐行被蹭得心浮氣躁。

    他目光一轉,原本想挪開視線冷靜冷靜,但正好看見鹿照遠露出來的耳朵。

    他按住鹿照遠的腦袋,一側頭,將吻落在對方耳朵上。

    冰涼的耳朵瞬間熱了,還抖上一抖。

    又害羞了。

    祝嵐行悄悄的,愜意的,勾了勾嘴角。

    接著,在察覺到自己有心繼續的時候,祝嵐行及時放開鹿照遠。

    鹿照遠一骨碌坐了起來。

    “那個,祝嵐行……”

    祝嵐行跟著坐了起來,對方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巴巴地看著自己。

    “什么?”祝嵐行起了些促狹,故意問。

    “就是,那個……”鹿照遠支支吾吾,又沒有了剛才一言不發就沖上來推倒祝嵐行親下去的氣勢,“你覺得,我……怎么樣?還可以吧?或者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

    “鹿照遠。”

    祝嵐行先打斷鹿照遠離題千里的話,接著他嘴角帶了笑意,聲音也變得輕了,唯恐一用力,吹破了這美好的時間。

    “我答應你。”

    也許從最早以前,從知道鹿照遠因為自己少時的一份善心,堅持許愿十數年,讓他重新擁有光明,這個人在他心中,就不一樣了。

    再不與別人相同了。

    他在鹿照遠驀然揚起的視線中,輕快又果斷:

    “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鹿照遠一時失了聲。

    太多的沖擊在他心頭回蕩,等沖出來之后,變成脫口而出一句話:

    “我們……今天能不能不補習了?”

    “不補習了?”祝嵐行愣了下,“那做什么?”

    “當然是談情說愛了!”鹿照遠果斷回答,接著自個嘆了口氣,“這是我第一次拒絕補習任務吧?”

    “好像是。”

    “美色誤我。”鹿照遠低頭認錯。

    “……”

    “我愿意錯上加錯。”鹿照遠抬頭看看祝嵐行的臉,又補充。

    雖然理由有點微妙,但祝嵐行意外獲得了一個晚上的假期,剛剛說破心思的兩個人,有無窮無盡的話想要跟對方說,祝嵐行都沒怎么意識到,他們已經從沙發上膩到了床上。

    祝嵐行躺在自己慣常的位置,鹿照遠裹著被子湊了過來。

    “祝嵐行……”

    他才叫了一聲,就忍不住笑了起來,又拿手指戳戳祝嵐行的臉頰。

    “你怎么這么好看啊……”

    “真好看?”祝嵐行握住鹿照遠的手。

    “真好看。”

    “那……”

    不用祝嵐行再暗示什么,鹿照遠自自覺覺地掀開被子,坐到祝嵐行身上,低頭親一口額頭,又親一口眼睛,他就像小雞啄米一樣,一點點在祝嵐行臉上移動著……

    從眉梢劃到額角,從鼻梁一路向下。

    冰涼的空氣有些些躁動的氣息,也分不清是空氣本來的熱度,還是空氣碰觸到了人體,沾染到了人體身上攀升的熱量。

    等到鹿照遠將要碰到他嘴唇的時候,祝嵐行突然動了,他攬住鹿照遠的腰,翻個身,把人按在床墊上。

    鹿照遠蒙了下,接著明白了什么,他微帶緊張,不閃不避地看著祝嵐行。

    祝嵐行俯下身,同時拉起鹿照遠的手。

    他的吻隔著鹿照遠的手掌,落在對方嘴唇上。

    “差不多了,我們睡覺吧,單純的睡覺……”

    “沒事,不用停。其實我……”鹿照遠咳了兩聲,還挺大膽,“可以。”

    “不行。”祝嵐行眼也不抬,“你才十七歲。有些事,成年才可以做。”

    鹿照遠:“……其實我18了。”

    祝嵐行這回抬了抬眼。

    鹿照遠小聲補充:“虛歲。”

    床上踢到旁邊的被子被拉高,嚴嚴實實蓋上鹿照遠的身體,就差把他口鼻一起遮住。

    鹿照遠扒著被子的邊沿,偷窺祝嵐行,語氣充滿誘惑:“真的不行?也就幾百天而已,你不說我不說,沒有人知道……”

    “真的不行。”祝嵐行嚴謹回答,在這件事情上,他額外有君子風范。

    “那我回家了。”鹿照遠深深吸了一口氣,坐起來,抹一把臉,沉重說,“免得睡著以后,把持不住,成禽獸。”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广东麻将100张规则 上证50指数成分股 pk10苹果手机软件下载中心 时时乐餐厅怎么样 河北20选5官网 同花顺炒股软件 3d太湖一句定胆虎剪尾 河南快三技巧 股票推荐官网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 黑龙江福彩22选5 国内期货配资代理 江苏11选5前三直选号码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 创业板股票代码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河南222选5开奖结果